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目击天安门-(二)

本书选择了中国政治变迁的聚焦点--天安门这一独特的视角,完整系统地记述了天安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46章 天安门风雨见证!如磐夜曙光在前(1)
章节列表
第146章 天安门风雨见证!如磐夜曙光在前(1)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一节 音乐堂事件突起,五二!

  运动燎原

  虽然天气恶劣,但是接到开会通知的青年学生、职业青年和市民,仍然情绪高涨地涌进会场。

  当时的音乐堂是露天剧场。四周没有围墙,只圈着一圈铁丝网。

  一阵大风刮来,把孙中山遗像两旁的旗子吹卷了角。

  台下石头砖块一齐向他打来,其中一块击碎了他的眼镜,太阳穴旁被打出了血。

  警察对沈崇又进行了好一阵盘问和污蔑,才将皮尔逊带到警察局。

  这条小小的消息,像一根燃着的火柴投进了火药库。

  北平是中国青年运动的发祥地。

  中山音乐堂里的特务打人案……

  1946年4月21日,星期天。漫天大风卷着尘沙,呼啸着向北平城里袭来。

  中山公园内的音乐堂里,5000多各界人士正聚集在这里举行国大代表选举问题讲演会。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努力争取和平民主,制止内战。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亲往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10月10日,签订了《国共双方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1946年1月10日,在中国共产党的一再坚持下,国民党被迫同中国共产党签订了《停战协定》,并组成了由共产党、国民党和美国政府代表参加的三人小组和军调处执行部。军调处执行部设在北平,叶剑英作为中共代表参加。

  与此同时,根据《双十协定》规定,在重庆举行了有共产党、国民党、其他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代表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

  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斗争下,会议决定于1946年5月5日召开国民大会(简称“国大”),制订宪法。

  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控制即将召开的国民大会,以继续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在国民党统治区大搞由国民党一手包办的国大代表选举。

  北平市的60名国大代表候选人,均由国民党北平市政府社会局指定。他们公然违反政协决议,拿着花名册强迫市民履行公民宣誓,谁不宣誓效忠国民党,就被取消公民权。许多青年对此十分不满,但相当一部分中间群众对国民党仍抱有幻想,对其假民选的实质缺乏认识。

  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城市工作部及时指示北平地下党把工作重点放在学生和知识青年身上,以带动北平及华北其他方面爱国民主运动的开展。这样,北平地下党学委决定在开展反甄审斗争的同时,以校友联合会为骨干,领导广大青年学生,联合各界群众,开展反对国大代表伪选的斗争,进一步揭去国民党反动派假民主、假和平的伪装,教育人民和青年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直接领导斗争的是反甄审党团,出面发起组织这场斗争的是北大师大校友联合会。1946年4月7日,北大师大校友联合会召开了北平市国大代表选举问题座谈会。会议经过热烈讨论,达成如下一致意见:不同意现行的选举法;反对公民宣誓,反对不民主的自上而下的官定选举;不承认国民党包办的国大代表候选人。嗣后,又召开了第二次会议,讨论了促进民主选举的具体行动。在第三次会议上,正式成立了由40余团体参加的北平市国大代表选举协进会,通过了组织章程和《告全市同胞书》,选出了委员和执行委员,张豫苓任主席。

  为了扩大社会影响和争取各阶层的支持,还聘请了陈瑾昆教授、江绍原教授等10人为协进会顾问。

  4月18日,协进会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召开国大代表选举问题讲演会,以便发动广大群众和青年参加,揭露国民党政府包办国大代表选举的丑行。

  根据协进会执行委员扩大会议关于使讲演会取得合法地位的部署,以张豫苓等人为代表到国民党北平市政府社会局办理了登记手续,又到北平市警察局递交了请届时到场维持秩序的呈文。

  4月21日,虽然天气恶劣,但是接到开会通知的青年学生、职业青年和市民,仍然情绪高涨地涌进会场,临近开会时已达5000多人。会场的红色会标上写着“北平市国大代表选举问题讲演会”。主席台正中挂着孙中山遗像和中华民国“国旗”,下边贴着陶行知先生的《民主歌》。主席台上下贴满了各种标语:“取消公民宣誓!”“我们要自己提出候选人!”在主席台上就座的有协进会主要负责人张豫苓、徐伟、陈瑾昆、江绍原及一些新闻记者。

  当时的音乐堂是露天剧场。四周没有围墙,只圈着一圈铁丝网。

  讲演会开始前,会场四周出现了一些流里流气的人,他们东张西望,上蹿下跳,交头接耳,像是在策划着什么罪恶活动。

  大会主席团意识到国民党特务要捣乱,吩咐担负纠察任务的成达中学高中同学加强警戒。

  下午2时开会,大会主席张豫苓致开幕词。一阵大风刮来,把孙中山遗像两旁的旗子吹卷了角。

  “把国旗弄好再开会!”台下一个特务挑衅地叫了起来,其他一些坏家伙也跟着哄叫。当张豫苓讲到“我们要求民主选举”时,台下特务竟狂呼“我们不要民主!”

  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些特务骂起了大街。大会主席针对特务蛮横无理的挑衅,吁请大家维持秩序,群众报以表示支持的热烈掌声。

  突然,几个鸡蛋从会场后面向主席台扔去,跟着便是石头和砖块,主席台上和前排听众都有人被击中。

  台前的青年学生是抗日战争胜利后首次参加这样的大会,见会场被破坏,激愤地高喊:

  “不许捣乱!特务滚出会场!”他们还敦促会场四周应邀前来维持秩序的国民党宪警履行职责,这些人却说必须有上边的命令才能采取行动。很明显,国民党宪警特务已经串通好了。

  张豫苓致开会词后,是朝阳大学陈瑾昆教授讲演。因会场秩序乱,他本不想讲了,但特务们的丑行激起了他的义愤。

  他冒着砖石的威胁,走到扩音器前,严肃地说:“我是无党无派,是以中国人与本地市民的地位善意地说几句公平话。”

  这时为躲避砖石刚刚避开的听众重新聚拢过来听他讲演。

  特务们又大喊大叫起来:“别听他的!”“散会,散会!”

  陈教授提高了声音,继续讲下去。

  他引用早已被国民党反动派背叛了的孙中山先生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讲过的话说:“近世各国所谓民权制度,往往为资产阶级所专有,适成为压迫平民之工具。若国民党之民权主义,则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

  就在这个时候,台下石头砖块一齐向他打来,其中一块击碎了他的眼镜,太阳穴旁被打出了血。

  老教授震怒了,他举起双手,高声斥责道:“你们这帮特务、流氓,真不要脸!你们给国家丢脸!”

  这时特务们兽性大发,越打越凶,越打越近,大家忙把陈教授扶进后台。

  陈教授激愤地对向他慰问的中外记者和听众们说:“希望全中国人民都起来纠正这种为全世界任何国家所没有的野蛮行动,希望今天到会的记者能把真相公布给全世界。”

  这时,特务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逞凶捣乱。一个特务手拿木棍追赶一名职业青年,边追边喊:“截住!截住!”那青年跑了没几步,便被特务们围住了。

  特务们用木棒猛击他的头部,打得他血流满面,随即把他架走。还有一个特务,用汽枪射洋钉子,击中一名女同学的头部,使她血流如注,昏了过去。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暴行中,有数十人惨遭殴击。

  特务们打了人还不算,又跳上主席台,扯烂会标,撕下陶行知先生的《民主歌》踩在脚下。他们捣毁桌椅,然后抓起桌椅腿和铁器、木棍猛砸通向后台的门,企图冲进后台继续作恶。协进会的同志忙用方桌把门顶住。

  这时,一个坏家伙将孙中山遗像摔在地上,并冲撞后台东仙门。守候在门边的两个人瞅准机会,猛地打开门,那家伙一头撞进后台。聚在后台的青年们一拥而上。为了不给敌人以口实,有人建议:“别打他,给他照个相。”大家强忍愤怒,停住手,让记者给他照了相。人们又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搜出一个证件,得知这家伙是三青团平津支团第五分团高工区队副,叫刘成云。

  一直袖手旁观的反动宪警,这时却来维持“秩序”和进行“调解”,要求放出刘成云。经党团研究,决定由大会主席张豫苓出面,把刘成云押送北平市警察局内城第六分局追查责任。但是,第六分局拒绝审讯暴徒,并以天晚不安全为由扣下张豫苓。其后因慑于社会舆论,于第二天清晨将张放出。

  中山公园音乐堂事件发生后,北平各家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报纸都做了客观的报道。然而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及其御用报纸却公然歪曲事实真相,把特务行凶说成“双方争夺会场,形成殴斗”,还造谣说听众以无声手枪将刘成云击伤。

  国民党北平市政府引用中央通讯社的造谣新闻,发表了颠倒黑白的公告,并唆使特务在大街上公开撕毁据实报道音乐堂事件的北平《解放》三日刊(由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主办),释放了暴徒刘成云,并加剧了对广大青年的镇压,强令改组参加讲演会的大中学校学生会,多方限制学生活动。北平青年面对敌人的倒行逆施,没有妥协和屈服,继续坚持斗争。第二天,协进会在北海公园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报告了中山公园音乐堂事件始末,愤怒地揭露和声讨了国民党反动当局指使特务破坏群众集会的罪恶行径。协进会还编辑出版了《“四二一”音乐堂血案专刊》,散发到全国各地,并发表了《告全市同胞书》,要求国民党当局严惩凶手,赔偿损失,取消非法的国大代表候选人资格,实行民主选举。北平市各大学教授也发起了签名运动,拒不承认北平国大代表候选人。

  中山公园音乐堂事件在全国产生了强烈反应。

  延安《解放日报》、重庆《新华日报》、张家口《晋察冀日报》等都在头版头条以《校场口事件在北平重演》等醒目标题进行了报道。在重庆的郭沫若、沈钧儒、李公朴等66位著名人士紧急呼吁保障人权,严惩凶手,解散特务组织,并致函慰问陈瑾昆等受伤者。

  陈瑾昆教授在病榻上写了《关于中山公园开会时的真相》、《莫要硬来,莫要耍赖》及长达万言的《从法律上研究“四二一”事件责任》等文章,列出国民党反动派20多条罪行,呼吁“全国人民一致起而主持正义,以惩奸邪,而维民主!”在事实的教育下,这位老教授对国民党由失望到唾弃,最后毅然奔赴延安,投身革命队伍。

  中山公园音乐堂事件用事实擦亮了广大青年的眼睛,使他们看清了国民党反动派假民主、真独裁的丑恶嘴脸,唤醒了一些对国民党仍抱有幻想的人,中间分子开始转向进步。

  有个署名“北平一市民”的给协进会写信说:“事实胜于雄辩,人民是心明眼亮的。”“在这次事件中,使我明白了三件事:第一是国民党腐化了,生了一些特务分子的蛆虫;第二使我明白了谁是人民的公敌;第三是民主势力打不退。”

  在青年学生反甄审、反伪选斗争的鼓舞下,在地下党工委、铁委、平委的领导下,北平广大青年工人和中老年工人一起开展了求生存、争人权的斗争。其中影响较大的有门头沟煤矿工人反对封建把头、争取改善待遇的斗争,石景山发电厂工人要求增加粮食的罢工斗争及丰台站铁路工人抗议国民党军官枪击工人的斗争。

  这些斗争,在政治上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提高了广大青年工人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认识,在经济上也取得了一定胜利。

  圣诞节北大女生遭到美国兵强奸

  抗日战争胜利后,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反动和侵略中心的美帝国主义,将侵略魔爪越过大西洋和太平洋,伸向中国,妄图把中国变成美国独占的殖民地。外强中干的国民党政府为了发动内战,消灭中国共产党和人民革命武装,在全国建立法西斯独裁统治,不惜充当美帝国主义的儿皇帝,演出了一幕幕卖国丑剧。早在抗日战争时期,美国在援助中国抗日的旗号下,就已经在国民党统治区获得了许多特权。抗战胜利后,又先后取得了中国的某些领土权和领空权、内河及沿海航行权。1946年11月4日,美蒋双方签订了《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简称《中美商约》),不仅把美帝国主义在中国取得的许多特权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还取得了大量新的特权。这个全面出卖中国主权的条约标志着国民党统治区实际上已成为美国的殖民地。中国人民愤怒地将《中美商约》称为“新二十一条”,把签约这天定为“新的国耻纪念日”。随后,国民党政府又同美帝国主义签订了《中美空中运输协定》《中美关于经济援助之协定》等一系列补充协定使《中美商约》的有关条款更加具体化。

  美帝国主义推行扶蒋反共、变中国为独占殖民地的对华政策,不仅出钱、出物资帮助国民党政府发动全面内战,而且派出大批军队在中国驻扎。据统计,日本投降后,美国驻华部队达11万人,空军三个大队,还有由5000余人组成的美国军事顾问团。他们以国民党政府太上皇自居,在中国领土内撞(开车横冲直撞)、杀、抢、奸,无恶不作,犯下了累累罪行。仅据北平、上海、天津、南京、青岛五市统计,1945年8月-1946年11月的15个月中,美军制造各种暴行达3800多起,中国人民死伤3300人以上。正如《解放日报》所揭露的:“一年以来,在中国境内哪一天没有了美军的暴行太阳就不下山。”

  1946年12月24日,西方传统节日圣诞节在即,美军暴行也达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当晚8时半许,北京大学先修班19岁的女学生沈崇,赴平安电影院(今东单儿童电影院)看电影,路过东单广场时,美国海军陆战队伍长威廉士?皮尔逊和下士普利查德,突然像饿狼一样扑过来,把沈崇拖进附近的小树林。沈崇大呼救命,恰被一个过路行人听到,急向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内七分局一段报告。警察赶到肇事地点后,普利查德已逃走。但是,奴性十足的警察不首先问明情况,缉拿肇事美兵,却凶狠地打了遇害同胞一记耳光,并喝斥道:“你究竟赚了他几块美金?”“谁赚他美金,我不认得他,他侮辱了我……我是大学生。”沈崇悲愤地回答。“大学生不会不懂英文,他说的话你给我翻译一句。”警察说完这话后,换了一副笑脸,恭请皮尔逊说一句英文。狡猾的皮尔逊眨了眨眼睛说:“She is my friend。”“她是我的朋友。”沈崇照着翻译。“啪!”又是重重的一记耳光。“妈的!你说不认得他,他不是说你是他的朋友?”“这是我翻译他的话。”警察对沈崇又进行了好一阵盘问和污蔑,才将皮尔逊带到警察局。这就是震动全国的“沈崇事件”。

  第二天,北平民营通讯社亚光社获悉这一消息,于当天下午发了一条新闻稿。这使国民党北平当局感到恼火和紧张,急忙电告国民党中央社,请其通知各报切勿刊登这条新闻,企图封锁消息。但是,北平几家具有正义感的报纸,在12月26日照例刊登了亚光社发的新闻。《新民报》还别出心裁,将中央社通知各报缓登亚光社新闻稿的“启事”,也改编为新闻登了出来。

  这条小小的消息,像一根燃着的火柴投进了火药库,北平青年积压在心头的怒火,不可遏止地燃烧起来。12月27日,在北京大学沙滩操场的民主墙上,抗议美军暴行的大字报铺天盖地。有一首诗,每个字有拳头大小,集中反映了北平青年学生的愤怒心情。

  在中国的土地上,

  两个美国兵,

  把一个中国的女大学生

  拖去――强奸了!

  凉血的才不愤怒!

  奴性的才不反抗!

  ……

  美军必须滚蛋!

  美军必须滚蛋!

  美军必须滚他们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