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目击天安门-(二)

本书选择了中国政治变迁的聚焦点--天安门这一独特的视角,完整系统地记述了天安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27章 睡狮怒醒卢沟桥!铁蹄践踏天安门(15)
章节列表
第127章 睡狮怒醒卢沟桥!铁蹄践踏天安门(15)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从大枣园炮阵地上发射的第二发炮弹,宛平城被咬去了一个角;第三发炮弹也射中了,我军3营指挥部再次遭轰炸……

  城,今夜变成了桥。

  没有错位。野心勃勃的日军要用大炮端掉这座城堡。

  留在城里谈判的日方代表并没有从他们自己的炮声里受到鼓舞,相反都有一种送葬的不祥之感。城毁了,还会有他们吗?

  樱井第二次给金振中提出了那个臭得发腥的要求,他惟恐金听不懂,比比画画地说着:“请你和你的部下,用绳子把我们四人系着从城墙上送出城外。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了,还由你向我军说明,中方已经同意于本日傍晚撤至城西十华里以外。这样做了,我们就立即停止攻城。”

  对于这种带着儿戏又挑衅性的要求,金振中断然拒绝,并给以怒斥,他说:

  “至于你和日方的代表想用绳子吊死在中国城墙上,我们一概不负责,连尸体都不负责送还。说到要我们的军队撤至城西十华里的事,我这样告诉你吧,侵略者一日不无条件的放弃侵略中国领土的梦想,作为中国的一名军人我就不会放弃回击侵略军的神圣职责!”

  樱井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表示遗憾。

  仍然没有放弃挽回残局的最后一丝希望,樱井又退了一步说:

  “那么,别的条件我们可以暂时不谈,你还是把我们四人用绳子送出城外,怎么样?”

  金用极轻蔑的口气说:

  “谁要吊死在中国的城墙上,请自便,我方概不负责。”

  贪婪的怕死鬼撞在正义铜墙铁壁上最终的回声是可怜的叹息。

  谢团长对何旅长的承诺

  日军向铁路桥东端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已经记不得他们扑上来多少次。

  敌人全部的攻击都被我军击退。

  李毅岑负伤了,许多士兵战死在阵地前。

  也许敌人认为他们最后取得胜利的时机到了。进攻!数倍于前次的兵力进攻。一次又一次进攻,兵力递增着。

  李毅岑指挥的两个排的兵力几乎全部阵亡……

  铁路桥失守!

  金振中走了果断的一步棋:他把守卫卢沟桥的第9连抽调出来,亲自率领着,向围攻铁路桥东段的日军反击。

  每一个中国士兵此刻都会想:我要抱住每一根桥杆,至死不放!

  何基沣旅长把目光从一摞文电堆里拔出来,熬得通红的双眼很干涩,他举起手背揉了揉,然后隔窗喊着他的警卫:

  “小李,准备车子,咱们进城一趟。”

  中士警卫李振江很快活地应了一声:“好,马上就得!”

  他明白“进城”的含意,旅长要回家了。好像是他马上要去见久别的娘似的,乐得颠儿颠的满脸挂笑。

  旅部设在西苑,旅长的家却在城里北海后门附近的一座四合院里。何基沣是一个对自己和部属要求都很严格的指挥官,平时不管有事没事他都坚持在旅部过夜,只有到了周六才肯回家。可是,近日北平的形势紧张得好像有人在不住地拧着发条,何旅长担任战备值班,每日每夜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他已经有十来天没进城里那座四合院的门了。为此,小李心里很不安,城里城外都风传着日军要强占北平,炸平北平。旅长的太太和孩子不知急成啥样儿了!

  李振江今天要亲自开车送旅长回家,他要和旅长一起回去帮太太料理料理家里的事。他风风火火地做完出车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紧催着旅长上了车,好早些到家。

  此刻是下午1点多钟。

  在车上,何基沣才有闲暇伸胳膊展腿地松了松筋骨,舒舒坦坦地打了个呵欠。他一忙起来就什么也顾不得了,何太太说过,按说老何这旅长的官儿也不算小了吧,可以享享福了。可他呢生就受苦的命,越忙越高兴,越闲越难受。此时,他坐在车上,是这几天来难得的一个闲空时间,便有了心思和小李聊天。他告诉小李,今日有人请客,饭菜都摆在了席上,就等着他“开吃”呢。他再不进城,就有点六亲不认了。小李听了加大了油门,赶路。

  车到西直门,突然从后面什么地方传来轰隆的大炮声。那炮声显得很遥远,但震人心。一连放了好几炮,何旅长忙让小李刹住车,他侧耳听了一会儿,说:

  “是卢沟桥的方向在打炮。敌人又逞疯了,看样子要出事的!”

  他说这话时,脸上阴云密布,心事很重。

  小李不便说什么,只得又开起车走了。

  车子刚一驶过北海后门,何旅长家那扇黑漆大门就可以看到了,只见旅长的太太站在门口焦急地张望着,她不等旅长又会等谁呢!

  “快开!”旅长紧催着。

  车在门口停下,太太紧跑几步到车前,有点气急败坏地对何基沣说:

  “快点,去接电话。急事!”

  电话比旅长先一步进家门。

  何基沣显然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他忙跳下车奔屋里接电话,同时嘱咐小李:

  “车子快调头!”

  转瞬,他就回到了汽车前,说:

  “有紧急战备任务,我们立即赶快回营房!”

  太太提了一包不知是吃的东西还是换洗的衬衣,把旅长送上了车。她满脸的惆怅。

  汽车启动后,何旅长才告诉李振江,我军在卢沟桥战场上的情况不太妙,回龙庙和铁路桥两处阵地已经失守。现在他要火速赶回旅部,调兵遣将,千方百计地把阵地夺回来。

  “开快点!越快越好!”

  他不住地这样催喊着,小李把油门早就踩到底了。他像旅长一样,巴不得使轮胎变成翅膀,飞回营房。

  糟!车子行至海淀附近时,遇到了麻烦事,一户出殡的人家抬着棺材走在路中央,人、车把路拥得实实的,根本无法过去。

  小李被迫刹住了车。

  “走呀,你呆在这里也要去吊丧吗?”旅长急了,出口伤了小李。

  小李望望车前如同潮涌一般的人群,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往前闯嘛!”旅长急得两眼快冒火了,他大声说。

  小李瞅好了一道夹缝,开上车往前蹭着,蹭着……

  总算闯出了送殡的人群,汽车的翼子板却在墙头上撞了一个大坑。

  他们回到了西苑营房。

  何旅长一进营门就喊号长:

  “快吹集合号,营以上干部集合!”

  何基沣任旅长的110旅,当时有两个团,129团驻守在宛平城一带,团长吉星文率领着全体指战员正与日军殊死作战。220团就随旅部驻在西苑。这天,何旅长集合的便是220团的干部。

  何讲了卢沟桥地区对我军很不利的严峻形势以后,就开门见山地对大家说:

  “敌人已经占领了回龙庙和铁路桥,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两个阵地夺回来。一定要夺回来,祖国的领土一分一寸也不能送给日本鬼子。”

  讲到这里,他见220团团长谢世全站在队伍前列,就抬高嗓门指名道姓地说:

  “谢别子,今天你拿不下铁路桥,就别想来见我。”

  谢别子是谢团长的外号,此人身高体胖,大头黑脸,打起仗来,能杀能砍,敌人见了望风丧胆。这时他手一摆,对何旅长说:

  “旅座放心,我一定拿下铁路桥,也一定来见你!”

  “好,这才是谢别子的性格!”

  开赴卢沟桥的队伍出发了。

  谢团长身背一柄长刀,走在前面。何基沣坐着汽车随在队伍后面……

  何基沣是一位具有高度民族气节的爱国军人。此时,他已经是中国共产党在29军的地下工作者了。

  何基沣1898年出生在河北省藁城县。那个年代正是中日甲午战争以后,帝国主义列强开始瓜分我国。看到祖国被肢解,人民被蹂躏,少年何基沣愤怒填胸,报效祖国的愿望一日比一日强烈。后来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他又进北平陆军大学学习。他和中国共产党在29军的另一个地下工作者张克侠是要好的战友,两人一同投奔冯玉祥部队,后来又一同改编加入29军。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此时,何基沣升任29军37师109旅副旅长。他看到东北大片领土被日军占领,恨不能率部队奔赴沙场,与日寇决一死战。长城战斗中,37师奉命来到冷口、喜峰口一线接防。当日军向37师进犯时,他亲自带领骑兵去抵抗。临战前,他对几百名官兵做动员,慷慨陈词:“国家多难!民族多难!吾辈是受人民养育深恩之军人,当以死报国,笑卧沙场,何惧马革裹尸还!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有这样的好旅长,骑兵官兵士气格外高涨,大家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向日军冲去,敌人屡屡告败,29军的大刀队威名大振。

  长城大战之后,29军移驻平津,何基沣提长为110旅旅长。他大义凛然,始终站在第一线指挥作战。1937年共产党北方局组织发动一大批进步学生参加在北平西苑举办的军训,他担任集训大队副总队长……

  卢沟桥事变后,由于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北平失守。这时何基沣又升为179师师长。9月,日军向大名府猛攻,何率领部队奋勇抵抗,与日军激战三天两夜,由于寡不敌众,大名府失守。何心如刀剜,不忍心大好河山落入敌寇手中,他坚决要求前去与敌人决一死战。报国为民的心愿竟然得不到实现,副师长硬把他架到马上,撤到南乐县城。何深感自己的双手双脚牢牢被人捆绑着似的,不能大刀阔斧地抗日,自己又难以挣脱这种境地。伤感、绝望之中,他竟拔出手枪自射,左胸中弹,倒在血泊中。部属来抢救他时,发现他身上有一张墨迹未干的纸条,上面写着:不能打回北平过元旦,无颜以对燕赵父老……

  1938年春节,周恩来在武汉见到了前来寻找共产党的何基沣将军,握着他的手,高兴地赞扬道:“南京中山陵前,出了个剖腹明志的续范亭将军;卢沟桥下,出了个坚决抗日的何基沣将军!”说罢,周与何一起大笑起来……

  ……

  队伍向卢沟桥前线开进。

  他坐在汽车里,不时地向车窗外望去,正在拔节、吐穗的高粱和玉米,软塌塌地泡在一片水汪汪的田野里。他看到,有的断了叶秆,有的耷拉着脑袋,还有的被烟火烤烧得成了一柄柄黑秃秃的光杆杆……

  战争使盛夏的原野呈现着一派凄凉的景象。

  他静静地看着窗外,塌坍的民房在他眼里,受伤的岁月在他眼里……

  大刀队夺回铁路桥和回龙庙

  当身材魁梧的何基沣出现在卢沟桥前线时,指战员们都有一种盼来了救星的感觉。他们知道自己的旅长会像当年29军在喜峰口痛歼日寇一样好好教训这帮侵略者。兵少了首领总是没战斗力的。

  在宛平城里县政府值班的小刘捕捉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把它通报给“中转站”。

  洪大中一听到那欢快的电话铃声,就知道准是令人高兴的消息,抓起听筒就急不可待地说:“是我,小刘。什么事?快讲。”

  小刘兴奋得直喘,说:“何……何旅长到了宛平!”

  “何旅长来了?太好了!他是什么时间到前线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露出来?”

  “军事行动嘛,来无影去无踪。”

  小刘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接着说:

  “旅长这次来是挑选突击队员的,组织一个大刀队。还有,他把220团也带来了,就驻在永定河西岸作预备队。科长,有鬼子的好戏看了……”

  何基沣一到前线,就去观察地形,了解敌情。转了一圈,更坚定了他的这个想法:组织大刀队刻不容缓,杀进敌人的胸膛去……

  何基沣真不敢想象回龙庙和平汉铁路桥这两个阵地失去后,下一步卢沟桥战场将会出现怎样的不利于我军的局面。这是每个人在稍稍思考以后都可以估计得到的后果:

  只要日军占领了永定河沿岸的回龙庙和铁路桥,他们就可以随时通过铁路桥踏上永定河西岸,迂回至卢沟桥,堵住宛平守城部队的退路,使城内守军腹背受敌;与此同时,敌人分兵进犯长辛店,于是,良乡、涿县等也就轻而易举地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了。这样以来,中国军队就“顺其自然”地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北平亦将成为一座死城……

  在部署作战方案的当初,何旅长就意识到回龙庙和铁路桥是两个必须死守的事关重大的阵地。没想到,气焰嚣张的日军在我军尚无充分作战准备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一举占据了这两个战略要地……

  所幸的是,8日这一天,日军在回龙庙、铁路桥这两个点上一直按兵未动,没有向河对岸运动。原因是,他们的后续部队还未到达,担心西进的过程中被我军消灭或围困在河滩的开阔地上。敌人的犹豫给我军带来了一段极其宝贵的“空白时间”,何旅长就是利用它把大刀队组建起来,集结于河西岸待命……

  29军的大刀队曾经在历史上展示过它的光辉英姿,留下了名垂青史的辉煌。

  那是在兵家必争的古长城线上,在易守难攻的喜峰口雄关隘口上……

  1933年春,日寇的铁蹄眼看就要踏进关内,张学良急令29军首先占领了喜峰口,要求他们在这一段长达300余里的防线上追击拼杀日军。当时29军的装备极为简陋,枪支陈旧,型号复杂,弹药补充非常困难。军队缺枪少弹何来战斗力?他们便制造大刀分发给士兵。大刀队应运而生。他们的刀刃在长城线上杀出了一条令敌胆颤的威风之路。

  当时日军以兵多势重、武器精良的优势,多次用大炮猛轰喜峰口两侧的我军阵地,我方伤亡数百人,也没有攻得下被日军占领着的高地。

  双方的交战已经拉锯似的交锋了两天多,十分残酷,尸横遍野。我方的几次反攻均未奏效。身为前线总指挥的张自忠师长这时毅然决定:以我之长击敌之短,实施近战夜袭以痛击敌军。

  他要放出大刀队扫平敌人的营地。

  3月11日深夜,两路健儿身背寒光逼人的大刀,在当地樵民、猎手的带领下分头出发了。几日前腿部被敌炮弹炸伤的赵登禹旅长也裹伤出战,亲临前线指挥。

  冬寒未过,北国的山野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得严严实实,呼啸的野风像断了一只腿的山鹿在原野上狂跳着,夹裹着雪团冰渣扑向日寇阵地。大刀队悄悄地走在寒夜中,官兵们难捺心头求战的激奋,巴不得一步就跨进敌人的营地。

  日军的炮兵部队驻扎在喜峰口东西两侧,那些自以为天下无敌的“皇军”们,在这样的夜晚正高枕横卧,睡梦正甜,万万没有想到将有一柄柄利刀砍进他们的梦中。

  大刀队卷着朔风悄不声地摸进敌人的营地……

  当日军们从睡梦中惊起后,明晃晃的大刀已经齐刷刷地架在了他们的脖根下。睡意惺忪的鬼子兵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魂归西天了,一具具尸体倒在荒草丛中。剩下为数不多的漏网的鬼子,从血淋淋的刀口下侥幸逃命,都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

  这一仗打得好漂亮,大刀队扬威长城,敌人元气大伤。

  据统计:杀敌千人以上。夺获敌军坦克、大炮和辎重粮秣难以计数,但因无法携回,当场被我军官兵们炸毁、烧光。

  火光映红了斑驳雄浑的古长城,映红了深邃宽阔的长城夜空!

  ……

  四年后,何基沣带领29军的大刀队在卢沟桥战场上再展雄威。

  傍晚,阴雨绵绵,远山近岭都罩在烟雨里。

  宛平城外,刀光闪闪,杀声震天动地,还有日本鬼子吱哇乱叫的喊爹叫娘声。

  每一锋刀刃都快快地挑断了蒙着视线的雨丝,每一把刀尖都拓宽着乡间这多雨的小路。敌人大都钻进了高粱地,高梁被砍得刷刷作响,鬼子与高粱一起倒了下去……

  就在大刀队开始与敌人拼杀的一刹那间,从宛平城上传来了一阵万箭齐发似的机枪声。噢,千万别误会,不是敌人发现了大刀队派来援兵,而是我军为了掩护大刀队的行动在故意鸣枪呢!枪声转移了日军的注意力,大刀队乘机杀进了敌人的大本营……

  天黑了,不断有我方的伤员被抬下来。

  伤员中有220团1营1连的孙连长,外号人叫孙秃子。他打起仗来特别勇敢,似乎不知道什么叫死。刚才他是最先冲进敌群里去的,身上被鬼子穿了七刀……

  英雄的大刀队不负众望,终于把回龙庙和铁路桥夺回到我军手中。

  战斗结束后,何基沣对谢团长说:“我们的战士真正的了不起,了不起!走,咱俩到他们战斗过的地方去看看。如果不去看,你没资格当团长,我没资格当旅长。”

  他总是有这么一颗虔诚的心,对他的士兵、对他的人民都是那么虔诚。他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到了还冒着硝烟的前线。

  这是一片高粱地,遍地血迹,满眼硝烟,几乎所有的高粱都被削去了半截。日军撤退得慌乱,尸体也没顾上拉走,还有三具被砍下脑袋的日军尸体横七竖八地扔在地上。

  谢团长领着何旅长来到一片空地上,他指着地上一摊摊血迹,说:

  “孙连长就是在这里倒下去的,他一连砍死了六个鬼子,自己身上也被日军捅了七刀……”

  谢团长说不下去了。

  何旅长什么也没说,他脱下军帽,深深地三鞠躬……

  ……

  洪大中又接通了宛平的电话,他给小刘传达秦德纯的指示:

  “喂,是小刘吗?市长让我转告前方的官兵,尤其是对劳苦功高的大刀队表示祝贺和慰问。”

  “慰问?那也少不了我一份呀。我在这里值班已经一天多了,困得直打瞌睡,可是连一眼都不敢合呀!”小刘拉长着奶腔向洪大中“讨功”,很是可爱。

  洪大中说:“当然不会忘记你的,小功臣!我把市长的指示还没传达完呢。他指示,我军在夺取铁路桥和回龙庙以后,不要继续追击,以免使事态扩大。”

  小刘马上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你不打鬼子,鬼子可不会领情,要杀你的!”

  洪:“市长说,我方正与日方交涉……”

  枪声骤起。电话断了!

  惊飞的夜鸟又落在了另一棵树上。

  不过,那儿没有它的窠。

  当然不能说北平变成一座死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