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目击天安门-(二)

本书选择了中国政治变迁的聚焦点--天安门这一独特的视角,完整系统地记述了天安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89章 九州同忾讨国贼!英烈血沃天安门(1)
章节列表
第89章 九州同忾讨国贼!英烈血沃天安门(1)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一节 五卅血染南京路,天安门前雪国耻

  今天在交大校园的绿树丛中矗立着一座五卅纪念柱,上面刻着鲜红的大字:“五卅纪念,中弹穿身而死者陈虞钦……”

  北京的大街小巷,人山人海,车马塞途。人们纷纷来到天安门前参加雪耻大会。

  天安门广场上,传单纷飞,旗帜飘扬。

  声音如雷鸣,震撼着天安门。

  激动之时,陈潜夫操起一把刀,砍下了自己的一截手指头,又用手指头,在纸上用鲜红的血写下了“誓死救国”四个大字。

  游行队伍从天安门出发,行至煤市街时突然刮起了飓风,接着空中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1925年的端午节,整个北京古城、整个天安门,沉浸在一片悲哀沉痛之中。

  五卅惨案:血染南京路

  1925年5月28日,中共中央又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由陈独秀主持,参加的有:瞿秋白、蔡和森、恽代英、李立三(代表工会)、梅电龙(梅龚彬,代表学联)、郭景仁(代表店员工会)、黄旭初(代表上海大学)等人。经过反复讨论,认为5月30日是被捕学生将受审讯的日子,同时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准备在6月2日召开纳税人会议,通过增订印刷附律(规定所有印刷品必须向工部局登记才准出版)和增加码头捐等提案,于是就决定在5月30日这一天举行宣传和示威活动。由党团员带头,发动各校学生和部分工人组织演讲队到公共租界各大马路演讲,并示威游行,号召各界继续支援坚持罢工的工人,要求租界捕房释放被捕的学生。把从2月以来工人的反日经济斗争,进一步发展成为全民族的反帝政治斗争。

  5月30日,学生和工人3000多人组成几十个演讲队走上街头。总指挥部设在望志路(兴业路)永吉里34号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由恽代英、侯绍裘负责指挥。有30个学生用自行车担任交通,传达命令,传递消息。

  演讲原定下午1点钟开始,由于个别地区口头通知有误,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前身)、同文书院、复旦中学等校的演讲队上午就出动了。他们进入租界,到达指定地区演讲。总指挥部得知这个情况,一方面通知已行动的学生下午继续坚持,一方面紧急通知其他各校提前出发。上海大学、同济大学等校的学生也都陆续到达指定地区,展开演讲宣传。每一个演讲队的周围都聚集着一两百听众。讲的人激昂慷慨,听的人义愤填膺,随即汇成队伍,示威游行。有的印度巡捕也受到感动,大概是想到自己亡国的痛苦吧,对演讲队不横加干涉。

  下午两三点钟,租界捕房出动大批巡捕在浙江路一带殴打和驱散演讲队员和听讲群众,有100多人被捕,被关进南京路老闸捕房。总指挥部一声令下,所有演讲队都向南京路集中。南京路上人山人海,汇集了成千上万的学生、工人、店员和市民群众。人丛中旗子挥舞,传单纷飞,“打倒帝国主义!”“释放被捕的中国人!”“收回租界!”口号声如滚滚春雷,一浪高过一浪。热血沸腾的示威群众像洪水一样冲向老闸捕房,强烈要求立即释放被捕的同胞。英国巡捕头目慌忙调集几十个荷枪实弹的武装巡捕,在捕房门口摆成半月形,一片杀气腾腾。到了4点钟左右,竟悍然向赤手空拳的人群开枪。霎时间,枪声大作,血肉横飞,有13人被打死,几十人被打伤。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

  死难者中,有共产党员、上海大学学生、上海学联委员、在现场担任演讲队总指挥部联络员的何秉彝。

  他一面上课学习,一面从事社会活动,任上海学联委员,共青团上海地委组织部主任,每星期到党创办的平民学校上八个钟头课,还常为报刊撰稿。1925年2月,上海沪西日商纱厂工人为抗议日本资本家殴打和借故开除工人举行罢工时,党中央组织了由邓中夏等人负责的指导罢工的委员会,他积极帮助这个委员会做了不少组织工人斗争的工作。

  5月30日那一天,学生和工人演讲队到租界各大马路宣传,他担任总指挥部的联络员。骑着自行车,往来穿梭于各马路的演讲队之间。他自己也发表演讲,激昂慷慨,听众无不动容。捕房出动大批巡捕殴打和驱散群众时,他及时传达了总指挥部的命令,通知各演讲队和群众纷纷向南京路集中。

  到了南京路,他带几个会说英语的演讲队员,挤到人群的最前列,挺身而出,挥动着拳头,严正抗议打人抓人。巡捕悍然开枪时,他首当其冲,被子弹击穿肺部,倒在血泊中,犹愤怒高呼:“打倒帝国主义!”“中华民族解放万岁!”被送到仁济医院后,终因伤势严重,于第二天下午两点钟逝世。时年23岁。

  6月上旬,他牺牲的消息还没有传到成都,成都全川学生联合会还推选他和李硕勋等四位旅沪学生,作为四川学生的代表,出席即将在上海召开的第七届全国学生代表大会。在得知他已牺牲的噩耗后,成都各界深感痛惜,集会决议将他的灵柩运回四川。次年5月28日,他的灵柩运抵成都,成都各界举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

  另一位牺牲者,是共青团员、同济大学学生、同济大学学生会执委、同济示威游行队伍的领队之一尹景伊。

  5月29日晚上,同济大学学生会召开全校学生紧急大会,梅电龙代表学联在会上做了顾正红被惨杀经过和动员大家坚决投入反帝斗争的报告。同学们无比义愤,大会一致决定全校同学第二天到租界去参加反帝大示威,并推举陈宝聪、尹景伊等四位同学担任领队。大会到深夜11点钟结束,大部分同学都回宿舍就寝了,尹景伊和其他几个领队还带领着30多个同学,连夜赶着写标语,做旗子,印传单,准备急救包等等。

  5月30日清晨,同济大学的大操场上,300多名同学整队待发。中国铁工厂的部分工人也集合了队伍来参加。尹景伊等率领着这一支学生和工人队伍,从吴淞乘小火车,到天通庵车站,又和张华浜火车头修理厂的工人队伍汇合,一路上挥动旗子,高呼口号,经浙江路向南京路进发。到了永安公司门前,演讲队围聚在人行道上,尹景伊首先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号召同胞起来反对帝国主义暴行,为顾正红报仇!

  在老闸捕房巡捕开枪时,同济大学的队伍已经挤到了前面。尹景伊看到陈宝聪的头部被打伤,非常危险,就一个箭步跑上前去,用力拉他一把,说:“你下去!我……”话未说完,又一颗子弹飞过陈宝聪的右边,正打中尹景伊的胸部。他血流如注,倒在血泊中,仍断续地高呼:“宣传……斗争……打倒帝国主义!”被送到仁济医院抢救,因伤势过重,于当晚7时许牺牲。时年21岁。

  6月2日,在斜土路同仁辅元堂隆重地举行了尹景伊烈士入殓仪式。8月24日,烈士家乡青岛地区也开了追悼大会。半个多世纪以后,为了永远纪念尹景伊烈士和发扬爱国主义的革命传统,共青团同济大学委员会发动全校团员和青年集资建造尹景伊烈士的塑像,在1985年五卅运动60周年时庄严地举行了这座塑像的揭幕仪式。

  再一个殉难者,是年仅16岁的南洋公学附中的爱国华侨学生陈虞钦。

  5月30日一大早,南洋公学大操场上集合了400多人的游行队伍,向国旗行礼后,整队出发。陈虞钦本想骑自行车当游行队伍的纠察,总领队看他年纪太小,没有同意。上午9点左右,游行队伍到达北火车站,陈虞钦就和几个同学一起走进租界,到处演讲。

  中午,南洋公学同学汇集到闸北福生路景贸女校(当天南洋公学借该校设了临时办事处)休息并进茶点。因为人多面包少,陈虞钦把面包让给别人,并催大家快吃,好去游行。下午,游行队伍从福生路出发,经河南路、北京路、浙江路转到南京路,沿途与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大夏大学、同济大学等校的队伍汇合,浩浩荡荡。陈虞钦走在队伍的前几排,他个子不高,走得飞快,还帮助领队维持秩序。

  在英国巡捕丧心病狂地开枪时,中弹者纷纷倒地,陈虞钦毫无惧色,仍奋勇高呼口号。但他自己也终于被几颗子弹打中,倒在血泊当中,鲜血浸透了他的衣衫,染红了他手中拿着的“中国独立万岁!”的旗子。他被送到仁济医院,经检查,肠部穿了七个弹孔。医生施了手术,将穿孔部分截去,然后缝合。到第二天下午,他的神志还清醒,还能同探视他的同学亲友说话。到了7点左右,病情突然恶化,双眼直视,临终前还说出“报仇”二字。

  噩耗传来,全校师生为他痛泣。6月1日晚,全校开大会志哀,并决定全体同学缠黑纱,即日起罢课,全校一律吃素将节余菜金捐助罢工工人等。11月12日,全校师生员工和各界代表又隆重举行追悼大会,校内下半旗,敲悲钟10分钟。会后将烈士葬于万国公墓。后来南洋公学改为交通大学。今天在交大校园的绿树丛中矗立着一座五卅纪念柱,上面刻着鲜红的大字:“五卅纪念,中弹穿身而死者陈虞钦……”

  陈虞钦的父母深明大义,在得到儿子去世的消息后,曾写过一封信给校方,信中说:“该学生等为争回外权奋勇身先,爱国牺牲,死得其所,绝无怀怨,惟望贵校同人及上海各团体为学生等援助,坚持最后之胜利。”

  ……

  五卅惨案是一根导火线。它使上海人民郁积了80多年的对帝国主义的仇恨,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6月1日,全市人民冲破种种的压制和阻挠,不怕继续流血牺牲,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总罢工、总罢课、总罢市。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推动下,五卅运动的狂飙很快地席卷全国。在一两个星期里,就有北京、汉口、长沙、南京、济南、福州、青岛、天津、开封、郑州、重庆、镇江、南昌、汕头、杭州、广州等600多个城镇,1700多万群众奋起示威,用罢工、罢课、罢市、通电和捐款等各种方式支援上海。广州和香港发动的省港大罢工,成为五卅运动的重大组成部分。世界上有近100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侨和国际友人举行集会、发出通电和发起募捐,给五卅运动以有力的支援。

  五卅运动以磅礴的气势开始了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第一次大革命的高潮。它为北伐战争作了重要的准备。正如中共中央在当时《为反抗帝国主义野蛮残暴的大屠杀告全国民众》中所说:“自鸦片之役以至庚子之役的中国史,完全是一部外国强盗宰割中国民族的血书。然而这次上海的大流血,却是中国民族自觉的反抗帝国主义之第一页啊!”也正如瞿秋白在一篇文章里说的:“五月卅日!这确是中国国民革命开始的一天!”

  (摘自《二十世纪中国实录》)

  国民大会在天安门召开

  1925年5月30日,上海英租界巡捕悍然开枪镇压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血染南京路。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北京,爱国学生闻风而动。

  6月3日,各校学生联合行动,进行罢课斗争。3万多人举行集会游行,号召各界民众声援上海。5日,教育、工商、新闻界400多个团体代表,在中央公园召开雪耻大会,反对英国、日本帝国主义惨杀上海同胞。

  会后设立执委会,负责组织民众运动。7日,英华教育用品公司率先罢市,各行各业纷纷响应。工人、农民相继投入运动。

  6月10日,北京市民20万人汇集天安门,召开国民大会,声援上海工人学生的反帝斗争。

  参与发起集会的团体共157个,包括救国团、总商会、京兆区省议会、八校教职员联席会、新闻记者联欢社、国民党北京市党部、人力车工会、印刷工会、理发工会、北平通州农民协会、西郊农民大会、共产主义小组研究会和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等等,共有157个团体。

  北京的大街小巷,人山人海,车马塞途。人们纷纷来到天安门前参加雪耻大会。

  在离天安门还有很远的地方,人们就不得不下车,只好步行来到天安门。

  在天安门的两旁,各校的自行车队把门堵住了,人们只好从中华门走进会场。

  大会从中午12时开始,各城郊区的人们纷纷赶来参加。

  天安门摩肩接踵,自青年学生以至六七十岁的老妇,莫不争先恐后,同表义愤。

  大会由李石曾、刘清扬主持。

  天安门广场上,传单纷飞,旗帜飘扬。放眼望去,所见到的是中国同胞在上海被屠杀的图画及标语。

  组织国民大会的工作人员,以及学生和一部分市民,手臂上系着黑纱,胸前佩系着小白花。

  整个会场,一片悲痛的气氛,莫不令人凄然泪下。

  会场上,共搭有五座高台。每座台前,有白布横匾一方。白布上写着:

  “北京各界对英日帝国主义惨杀同胞雪耻大会。”

  台的左右两侧有北京学生“沪案后援会”的泣血书,以及北京总商会的“抵制英日经济绝交惨杀同胞,誓死力争”的长条或横幅。

  在天安门的东南,民国大学搭有化装讲演台,京师公益联合会则设有招待茶水处,京师公益产科医院设有救护队。

  协和医学院和医科大学护士多人,组织救护队。

  各讲台之间相隔约20米远。

  大会会场共有五座主席台。

  下午1时,到会民众推选北京市民代表李石曾、女界代表刘清扬为中央主席台主席。

  商界代表杨临斋和各界后援会代表为东北台主席。

  教育界代表雷殷和工界代表董君为东南台主席。

  国民军将领鹿钟麟和学生联合会代表为西北台主席。

  新闻界代表陈定远为西南台主席。

  天安门前抽刀断指,“誓死救国”写血书

  大会开始后,李石曾报告召开国民雪耻大会的宗旨。

  然后,由刘清扬女士用传声筒报告筹备会谈的经过。她用悲愤的口气说:

  “到会的诸君,你们都是有心肝、尚未死去的同胞。请顾念上海被惨杀的同胞,誓雪国耻,不要只存五分钟的热情啊。”

  顿时,会场上,掌声如雷。

  接着,大会主席宣布,请到会群众脱帽为死难同胞默哀五分钟。

  立刻,喧闹的会场变得静默无声。人们俯首垂泪。

  默哀之后,由上海工界代表孙宗方报告英日巡捕惨杀同胞的经过。他一边叙说,一边声泪俱下,泣不可抑。

  这时,整个会场的气氛更加悲愤起来。人们高呼:

  “为工界同胞报仇!”

  声音如雷鸣,震撼着天安门。

  在工界代表报告后,继由上海学界代表沈育贫报告五卅运动的情况。

  中华教育改进社派代表陈潜夫登台发表演说。

  他一边演说,一边悲痛不已。激动之时,陈潜夫操起一把刀,砍下了自己的一截手指头。顿时,鲜血淋漓。他又用手指头,在纸上用鲜红的血写下了“誓死救国”四个大字。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更加激动不已,更加增添了悲痛和愤怒的气氛。

  最后在学界代表报告完后,开始通过提案。

  每项提案由正主席李石曾宣读,由刘清扬用传声筒向群众报告。

  每一提案宣读完毕后,会场上应声如雷,得到一致通过。

  共通过了二十条提案。其内容分为两类:第一类为全国民应实行者;第二类为“对外国人虐杀我同胞的最低限度主张”。

  第一类的十条有:

  一、自即日起抵制英日货物,拒绝输入,拒用英日货币,不向英日银行存款,已存款者取款;

  二、我国人之为英日之大小雇员者,以至夫役,立即退出英日机关及其家庭住宅,不与服务;

  三、不供给英日货品食物,不许英日人典用中国房屋;

  四、禁止我国原料出品,不输与英日两国;

  五、在本案未解决前,请政府对于英日两国外债宣告停付以及利息抚恤死者,及罢工罢业同胞;

  六、抵制英日人在我国之一切营业,不坐英日人轮船,禁止英日人在内地运输。

  七、抵制英日人在中国所办的报纸,不购阅,不收受;

  八、各团体各界人民,齐努力捐款,救济罢工罢业同胞,并设法安插此等同胞之生活;

  九、中国国民退出英日之租界,未收回以前,绝不迁入;

  十、全国国民以有组织的永久坚持的毅力,对于所提条件监督政府,向英日政府提出,不达完满目的不止。

  第二类的十条为:

  一、废除中国与英日的一切条约;

  二、收回全国英日租界与租借地;

  三、收回海关及盐政管理权;

  四、撤换英日驻沪总领事;

  五、废止英日领事裁判权,并收回上海会审公堂;

  六、依我国法律惩办上海工部局总巡捕与行凶的巡捕;

  七、赔偿一切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