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目击天安门-(二)

本书选择了中国政治变迁的聚焦点--天安门这一独特的视角,完整系统地记述了天安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50章 天安门风雨见证!如磐夜曙光在前(5)
章节列表
第150章 天安门风雨见证!如磐夜曙光在前(5)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此次事件发起的当初,其动机本极纯洁,其要求亦极合理。但事态演变到今天,全国各地掀起的如火如荼的学潮,从它的表面及内容看来,显然已是变了质的。借要求提高副食费为幌子,而进行着政治斗争。我们愤恨!我们惋惜!我们更对此辈民主掮客,政治棍子,恨不能寝其皮而食其肉……盖民主掮客政治棍子乃不欲人民安定,国家繁荣,灭尽天良逞其私党之阴谋,贻纯真青年于荒时废学之无谓游行,导青年感情于不正当之发泄。揆此三点,凡有良知之青年,果能用理智来分析,究竟我们求学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耗尽父母的血汗金钱,耗费人生有限的时间,竟甘愿做他人的尾巴?果尔,直为亲者痛而仇者快也……”

  《复课宣言》最后提的口号是:

  一、政府拿出魄力来,拯救苦难中的青年!

  二、我们要吃饭,我们也要读书!

  三、各党派拿出良心来,饶了我们吧!

  四、我们坚决反对以罢课游行的方式请愿!

  五、我们尤其反对请愿的目的中途变质!

  《复课宣言》真可谓极尽谩骂、诬蔑之能事,这是中大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对反饥饿反内战刻骨仇恨的大暴露,但是,其结果与他们主观愿望完全相反,《复课宣言》除获得学生中少数国民党员、三青团员的支持外,中间学生被他们的“红帽子”政策吓唬住的只是少数。形势比人强得多,逆历史潮流而动总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

  中大系科代表大会决议:5月20日游行

  蒋介石发表的“谈话”、国民政府颁布的《临时办法》于18日下午见报后,中大学生中的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如获至宝,立即把它贴上民主墙,并在与他们接近的同学之间大肆活动,除硬拉一些人在他们炮制的《复课宣言》上签名外,还散布流言蜚语,蛊惑人心,制造恐怖气氛。他们不仅按《复课宣言》的基调大放厥词,还胡说什么“政府今后不会对共产党学生姑息养奸了”;“政府已下决心取缔游行”;“共党学生如仍一意孤行,政府已准备用机枪对付”;“游行肯定会流血,你们犯不着陪他们一起流血”;“某某学校已开始抓人了”,等等。他们这样恫吓的结果,只有少数学生开始从斗争行列游离出去。这些学生之所以退缩,固然与他们对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所散布的反饥饿斗争“变质论”将信将疑有关,更重要的是他们与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关系密切,“情面难却”。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国民政府颁布的《临时办法》和蒋介石的“谈话”见报后,中大进步学生立即贴出不少大字报,驳斥蒋介石对中大、金大学生的诬蔑,抗议政府剥夺人民请愿的自由,揭露《临时办法》的法西斯本质,号召同学们团结起来,以坚定的行动回答国民党的恫吓和镇压。

  形势显然相当险恶,应当采取什么对策?是继续前进还是暂时后退?原定20日的游行是坚持还是撤销?问题尖锐地摆在中大学生面前。事实上,“运动应当怎么办”的议论已在中大学生各个层次中紧张地进行着。以进步学生为主体的学生大多数,包括大部分原属于中间状态的学生,对国民政府颁布的《临时办法》和蒋介石发表的“谈话”不仅非常愤慨,也很有些蔑视,继续保持着旺盛的斗争情绪。

  中大新青社领导小组鉴于情势的变化,乃于18日下午召开紧急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除领导小组成员颜次青、翁礼巽、胡甫臣、许思灏外,还有新青社公开工作系统负责人、学生自治会副常务理事朱成学。会议分析了形势,研究了对策,认为国民党蒋介石对学运采取高压政策,并不表示它的强大,恰恰相反,是虚弱的表现;认为国民政府颁布《临时办法》、蒋介石发表“谈话”后,就大多数同学来说斗争热情仍然很旺盛;在分析了国民党当局可能采取的行动后,认为应该按原计划举行游行示威,冲破禁令,并设想了游行中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景,以及如何执行有理、有利、有节的策略,以对付国民党当局的镇压。会议还研究了“反内战”口号问题,认为增加“反内战”口号的时机已经成熟,国民党的反动措施使不少属于中间状态的学生也日益觉悟,感到反饥饿必须与反内战结合起来,也就是,把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相结合。会后,由于时间紧迫,一面由颜次青向上级党组织的联络员蒋祖榆作了请示汇报,因卫永清此时常在中大,他当即表示同意;一面分头向全体新青社社员传达会议精神,并转告了民盟中大支部等进步组织。当时中大的共产党员,从四川复员回南京的那部分,人数不多,一般都参加了新青社,因此,他们很快了解了新青社领导小组的意见;另一部分即原临大支部,虽与新青社没有横的组织联系,但其上级明确规定:应与学生自治会密切配合,作为默契。

  18日晚8时,中大第八次系科代表大会在丁家桥分部一年级饭厅开会,出席代表125人,旁听学生不少。会议主要议程是:20日赴参政会、行政院请愿是否坚持,以及其他有关事项,经过讨论,作出了相应的决议,其记录摘要如下:

  一、关于20日请愿是否坚持?

  许多代表赞成20日请愿,只有一位代表不赞成,表决结果:赞成20日请愿的124票,不赞成20日请愿的1票(通过20日请愿)。

  二、关于请愿地点

  有的代表主张先到参政会,后到行政院;有的主张先到参政会,后到行政院,再到立法院;有的主张先到国民政府,后到参政会,再到行政院,表决结果:赞成去国民政府的5票,不赞成去国民政府的70票(通过不去国民政府);赞成去立法院的17票,不赞成去立法院的50票(通过不去立法院);赞成去参政会的120票,不赞成去参政会的0票(通过去参政会);赞成去行政院的116票,不赞成去行政院的0票(通过去行政院)。

  三、关于请愿时间(略)

  四、关于请愿程序(略)

  五、关于宣言、标语的原则

  ……

  共有17个系34级的代表提出除增加教育经费与公费外,拟加上反对内战恢复和谈一项,并有几个系的代表特别强调:反对内战是我们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的要求,现在我们公费、经费不能增加,还不是由于打内战?我们不但要喊出反内战,我们还要以行动去争取停止内战的实现。后因有几个系级代表事先未曾征求同学意见,要求保留,复会时再讨论。

  农艺系代表认为国民政府颁布《临时办法》,妨害人民自由,与民主原则有违,要求系科代表大会作出抗议的决议;有的代表表示,事先未征求同学意见,要求保留,复会时再讨论。

  第八次系科代表大会于19日上午9时半在校本部大礼堂复会,议程:继续讨论宣言、标语是否加入“反内战”原则和是否抗议政府颁布《临时办法》,讨论记录(摘要)如下:

  一、关于宣言、标语的原则

  机械系37级代表提出“双方停止内战”;电机系37级代表赞成“反内战原则”;司法系38级代表主张“反内战,恢和谈”;经济系37级代表说,政府预算之所以不合理,是由于内战;司法组36级代表要求国共停战,恢复和谈;电机系38级代表主张反对内战,将增加公费列为次要,电机系36级代表主张反内战,遵循政协路线;教育系代表主张恢复和谈,不究责任,遵循政协路线;农经系35级代表提出反内战,不要“双方”;园艺系36级代表反对“反内战”,提出主要是为增加副食费;外文系36级代表说,反内战为口号之原则,不是行动,以增加副食费为主;艺术系代表主张反对内战,遵循政协路线,行动主要目标为增加副食费;农业机械组代表反对加入“反内战”……表决结果:赞成不加入“反对内战”原则的10票,赞成加入“反对内战”原则的102票(通过加入“反对内战”原则)。

  ……

  农经系36级代表建议,以反内战为主,增加公费为次;航空系35级代表主张反内战,遵循政协路线为首条;教育系35级代表说,停止内战,恢复和谈,即遵循政协路线;农经系36级代表主张,要求永久停止内战,实现和平,遵循政协路线,表决结果:赞成“遵循政协路线”加入原则的71票,反对加入的0票(通过“遵循政协路线”加入原则);赞成以反内战为主的7票,赞成反内战与增加副食费并列的30票,赞成以增加教育经费、公费为主的60票(通过以增加教育经费、公费为主);赞成加入“反对征兵征粮”的37票,不赞成加入“反对征兵征粮”的36票(通过加入“反对征兵征粮”)。

  二、关于抗议国民政府颁布《临时办法》(略)

  法律系36级代表建议,请愿改为游行;化工系36级主张游行请愿;表决结果:赞成坚持昨日(18日)“请愿”原案的16票,赞成派代表请愿、全体学生游行的多数票(通过派代表请愿,全体学生游行)。

  历史系36级代表建议慰问北平受伤同学(无异议通过)。

  第八次系科代表大会在热烈的鼓掌声中结束。这是一次重要的大会,标志着运动从反饥饿到反内战的发展;它作出的决议实际上也就是批准了中大学生自治会理事会提出的“南京区大专学校争取公费待遇联合会”通过的赴参政会、行政院游行请愿的组织方案。中大学生自治会理事会为制定和实施这个方案进行了浩繁的组织工作。

  金大学生被蒋介石指名攻击为“行同暴徒”后,有的学生开始退缩,但更多的学生义愤填膺,要求按原议参加游行。在学生自治会公赞请愿执行委员会统一领导下,地下党员、民协成员、积极分子行动了起来,针对同学的思想疑虑,广泛开展谈心活动,互相勉励,有些进步学生非常激愤,表示即使血洒街头,也要参加游行。金大学生自治会19日开会决议:参加南京专科以上学校联合大游行。

  音乐院运动的发展遇到不少干扰。17日,“南京区大专学校争取公费待遇联合会”成立,并决定5月20月举行联合游行后,音乐院学生会随即传达了这个决定,并提出“反饥饿、反内战”口号。在此之前,音乐院有的三青团学生到处散布反饥饿“被共党利用,已变成政治性的活动了”等谰言;反内战口号的提出,特别是国民政府颁布《临时办法》后,他们更大肆活动,鼓动部分基督徒学生和平时不关心国事的学生抵制游行,并扬言不准少数学生以学生会名义参加游行,校方也公开表示不准学生出校活动,但是,进步学生坚持要参加游行,这样,学生中形成了对立的两派,双方僵持不下,中间学生有些退出了斗争行列。

  剧专运动的发展也遇到不少困难。在“五一五”反饥饿游行请愿后,某些学生就对游行请愿中提出“反内战”口号表示异议,说什么“我们受骗上当了!”“我们被人利用了!”等等,还在食堂借故起哄,向进步学生挑衅,企图制造事端。19日下午,学生自治会理事会召开学生大会,讨论游行问题。会上,有些学生公然说什么“内战是共产党挑起来的”、“反对内战要到解放区去喊”等等,进步学生则以“我们吃不饱饭”、“只有反内战才能反饥饿”等论点据理批驳,辩论相当激烈。后来,那些反对游行的学生又提出:“要我们参加游行可以,但整个队伍中不能有人喊‘反对内战’的口号”。到傍晚时刻,主持会议的学生自治会理事会主席提出进行表决,话音刚落,有的学生说:“赞成喊‘反对内战’口号的,就是共产党!”这样,表决结果:坚持“反对内战”口号的只有22人,显然属于少数。

  当晚,剧专学生自治会监事会主席栾仁福和周西(剧专新青小组负责人)到中大参加学联召开的各校代表会议,当中大学生自治会王世德、朱成学等问到剧专是否参加第二天大游行时,栾仁福介绍了剧专大辩论的情况,这时,朱成学说:“我们热切地希望剧专同学能参加游行,有些同学不同意某个口号,他可以不喊,但也不能因此而不许别人喊。”周西回校后,彻夜未眠,他感到下午的表决结果显然是某些人威胁造成的;为了改变局面,争取主动,他连夜起草一份“坚持要求参加游行”意见书,转达学联对口号问题的意见,发动同学签名,要求召开学生大会;大会表决“同意”,并决定由监事会领导游行。这时已是5月19日晚11点多了。

  幼专、语专两校学生在校方的阻挠下临时退出了游行。

  京沪苏杭会师南京:决定举行联合大游行

  上海的交大、复旦、暨大、同济、上医、音专、吴淞商船学校、幼专,杭州的浙大、浙大研究所,金华的英士大学,苏州的社教学院、苏高工建训班等院校学生代表先后到达南京。英士大学学生300人17日抵京,上海、杭州、苏州的代表19日下午6时到达。沪杭代表抵京时,中大学生自治会派汽车和学生代表30余人赴火车站迎接。

  19日下午7时,京、沪、苏、杭四区16所专科以上学校代表举行联席会议,主要议程是:五二游行请愿有关事项。参加会议的有:中大(王世德、朱成学、王安民),金大(萧端清、王昭修、邓鸿举),音乐院(廖一鸣、谢成功),交大(叶公毅),复旦(王汉民),暨大(戴文坡),同济(黄仁端),上医(汪无绩),音专(张民权),吴淞商船学校(王夷白),幼专(骆原济),上海机械学校,苏州社教学院(李明杠、傅世璜、强国瑞),苏高工建训班(颜秉瑜),浙江大学(杨正衡),浙大研究所(曾守中),英士大学等22人;会议由朱成学主持。

  这是一次在险恶形势下的决策性会议,朱成学首先说:“现在形势十分险恶,但我们认为,政府采用高压政策,并不表示它的强大,而是暴露了它的虚弱。中大第八次系科代表大会已通过决议,按原定计划于明天举行游行,希望各校采取一致行动,举行联合大游行。”不少学校代表表示赞同,但少数学校代表没有参加游行的思想准备,因为他们是作为自己学校学生代表晋京请愿的,在校时并没有明确到南京参加游行示威,他们担心如果参加游行示威,校内三青团势力会以此为借口进行挑衅,夺取中间势力。这时,李明杠代表苏州社教学院说:“我们在校虽未明确要参加游行示威,但我们同意中大、金大要搞联合大游行的主张,因为游行也是请愿的一种方式,并不违背学生大会的决议。”这样,会议通过20日举行联合大游行的决定。接着,中大代表提出游行总口号为“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金大代表赞成这个总口号。但是,沪、杭、苏三地学校没有在学生中讨论和通过“反内战”口号,因此,有些代表担心以“反内战”作为总口号,不利于团结群众,争取多数,而且不合民主程序。这个问题争论相当激烈。李明杠代表苏州社教学院发言,说:“我们社教学院学生大会虽然只通过反饥饿的口号,但是,饥饿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国民党发动内战,要反饥饿就必须反内战,我们相信大多数同学的觉悟,是会拥护和追认我们的正义行动的。因此,我们赞成提出‘反内战’这一口号。”经过协商,会议接受了上海高校代表提出的意见:游行的总口号定为“挽救教育危机”,而在宣言内容和具体口号中提“反内战”。这次会议作出了下列重要的决定:

  一、游行名称:京沪苏杭区十六专科以上学校挽救教育危机联合大游行。

  二、联合请愿之原则:

  1.全国教育经费需(增)至总预算15%;

  2.五月份学生副食费应增至10万元;

  3.专科以上学校应一律享受公费待遇;

  4.提高教职员工研究生待遇或生活津贴,并按照物价指数逐月调整;

  5.请政府直接指拨充足外汇交各学校订购图书仪器及科学器材,并简化向外国订购之手续。

  联合请愿原则除一般性外各校可有特殊性之要求,但该特殊性之要求应由提出的学校负责。关于各校特殊要求由“京沪苏杭区十六专科以上学校挽救教育危机联合会”以书面向当局提出。

  三、游行请愿程序:主席团先到教育部请愿,再返中大参加大队,9时半到参政会,再去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