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目击天安门-(二)

本书选择了中国政治变迁的聚焦点--天安门这一独特的视角,完整系统地记述了天安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49章 天安门风雨见证!如磐夜曙光在前(4)
章节列表
第149章 天安门风雨见证!如磐夜曙光在前(4)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4.清算豪门资本,彻底挽救经济危机;

  5.要求实现四项诺言,保障人权,保障自由;

  6.提高教育经费:

  (1)提高教育界待遇;

  (2)全国学生都享有公费待遇。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决定从19日起,全校罢课三天,必要时采取游行方式,提出“六二”为反内战日,通电全国,号召各界罢工、罢市、罢课,并举行反内战大游行。大多数学生代表签名响应院系代表大会关于罢课的决定。

  北大学生决定罢课后,校长胡适当天下午就贴出布告说:“同学对于现实政治问题,自由发表意见,我们当然不反对。但政治问题都是很复杂的,不是短时内所能解决的,更不是学生的罢课所能立刻收效的。所以,我们诚恳的希望同学们郑重考虑,不要用荒废学业的罢课方式来作政治要求。”训导长陈雪屏还宣称20日发放5月份全部公费,6月份公费也提前于6月1日发放。校长的布告看来似乎语重心长,训导长运用的好像是“釜底抽薪”,但反饥饿浪潮像奔腾的洪水,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住了。

  在清华、北大决定罢课后,北平的北洋、铁道学院、师大等校也先后决定罢课,二三十年来从未参与学生运动的辅仁大学也毅然与清华、北大采取同一步伐。

  天津南开大学在南京中大、北平清华、北大的影响下,5月15日,16个进步社团成立社团联席会,发动签名运动,要求立即召开学生大会,讨论反饥饿反内战问题。17日晚,南开学生自治会召开学生大会,会上,有极少数国民党、三青团学生捣乱,说什么“共产党制造内乱,政府必须戡乱”,反饥饿反内战是“受共党利用”,从而引起一场激烈争辩,国民党、三青团学生被驳得理屈词穷、一个个溜出会场。大会开到深夜,会上提出五项要求:1.反内战,重开和谈,实现政协决议;2.增加教育经费;3.增加公费名额,提高公费标准;4.合理提高公教人员待遇;5.减征田赋,缓征兵役。还决定从18日起罢课三天,开展反饥饿反内战宣传。

  北洋大学学生自治会,应600人的签名要求,在17日晚召开学生大会,讨论反饥饿反内战问题,决定从18日起罢课一周。

  天津工商学院决定罢课;唐山交通大学也以罢课响应。

  “五一八血案”

  17日,清华罢课第一天,组织宣传队200多人在成府和海淀街头宣传,向市民解释反内战反饥饿的意义,呼吁停止内战,实现和平。

  18日一早,清华宣传队300多人到市区宣传,先到北大,驻于北楼,与北大院系联合会一起办公。下午,清华北大两校宣传队汇合,出发前,北洋歌咏团也来了,三校宣传队就分组赴前门、西单、东四、王府井四区作街头宣传。北大合唱团和北洋歌咏团为一队,由地安门经辅仁西四向西单前进,在热闹场合,就停下来作街头讲演、唱歌、呼口号。

  他们到了西单,就在西单商场对面街上,用宏亮的歌声唱着“这年头,怎么得了,一百块钱的钞票没人要……”等反内战歌曲,高呼“我们要吃得饱!”“我们要安居乐业!”接着,一个学生作了激昂慷慨的讲演,阐述“内战打不得”的道理,大意是:我们打了八年的苦仗,应该要好好地过日子了,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要挨饿,还要征粮,还要征兵呢?这都是内战!内战一天不停,我们便一天不能安居乐业!市民听了很受感动,有的点头,有的鼓掌,有的跟着呼口号,有的窃窃私语。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两辆卡车运来穿着美式服装的青年军二八师士兵百余人,他们冲了过来,挑衅地质问学生:“谁在打内战?”学生趋前解释,但话音未落,就听到喊打声四起,宣传队见势不妙,就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些暴徒根本不听,他们喊着:“他妈的,不征粮老子吃什么!”“打他妈的共产党!”把手无寸铁的学生30余人围在街心,用皮带、木棒、扁担、石块毒打。西单商店纷纷闭门,有些学生避入商店,有的躲进居民家中。十几个暴徒包围了一个女学生,他们用皮靴猛踢她的小腹,还拔她的头发。她口鼻鲜血直流,倒在地上,行人为之落泪。市民数人趋前劝阻,也遭暴徒殴打。

  宣传队为避免冲突,乃终止讲演,列队返校。青年军仍尾追殴打,这时又有一辆军用卡车运来青年军士兵约50人,与先来的青年军汇合在一起,围殴学生。学生被打伤多人,由未伤的同学抬着疾走,至北池子街北口,两辆军车再将学生队伍冲断,暴徒又将后行者包围毒打,学生三人重伤吐血。

  联络员把学生被打的消息传到北大四院,先修班学生正在吃晚饭,闻讯后异常愤慨,立即丢下手里的窝窝头,跑去营救,结果他们也挨了打。北大赶来营救受伤同学的人越来越多,一度奋勇冲上救人,此时宪兵出来干涉,反说学生不守秩序,制止学生行动。北大学生为免生意外,急速返校,青年军竟架起机枪,意欲扫射,幸好北大学生没有出校门,事态才未扩大。这一来,北大、北洋学生共有30多人受伤,其中11人重伤,住进北大医院。

  清华校车路过西单也被砸坏,乘客多人被打。

  当青年军在西单围殴北大、北洋学生时,行辕主任李宗仁正邀请各院校负责人座谈。李宗仁闻悉西单事件后,即电青年军二八师彻查真相,严惩肇事士兵,并派人赴医院慰问受伤学生;当晚,北大、清华等校负责人亦赴医院慰问受伤学生。

  “西单血案”消息传来,平津唐各院校学生义愤填膺,怒不可遏。清华大学学生贴出了许多激动人心的大字报:“他们流血,我们呢?”“我们怕吗?不,只有恨!”“如果宣传队今天不回来,明天我们进城去接他们回来。如果明天我们不回来,后天全中国的老百姓会接我们回来的!同学们,我们去吧!”北大、清华许多中间同学也纷纷投入斗争行列。

  第三节 饿骗乱何人能忍,打杀押学生何辜

  《复课宣言》真可谓极尽谩骂、诬蔑之能事。

  金大学生被蒋介石指名攻击为“行同暴徒”后,有的学生开始退缩,但更多的学生义愤填膺,要求按原议参加游行。

  约专、语专两校学生在校方的阻挠下临时退出了游行。

  这是一次在险恶形势下的决策性会议。

  会议结束已是5月20日凌晨了,中大学生宿舍不少寝室和教室仍然灯光通明,不少学生还在忙碌着,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而厉兵秣马。

  清华领头,燕大居中,北大殿后,中学生在当中。

  烈火干柴一相逢,反对内战竞相起

  南京学生在蒋介石的鼻子底下掀起反饥饿斗争,极大地震动了国民党当局。起初,国民党当局企图通过各校学生中的国民党员、三青团骨干来“灭火”,但这些人起不了这样的作用,因为他们在学生中已相当孤立,何况学生中的国民党员、三青团员的大多数也不同程度投入了反饥饿斗争。于是,国民党当局又电令各校行政当局设法劝阻学生请愿、游行,但也无效果。

  此后,国民党当局采取的“重大措施”是提高副食费(南京提高一倍),满以为可以基本缓解学生的不满。但事情远非如此,“重大措施”不但没有起多少缓解作用,相反,进一步激怒了学生。中大学生认为自己受了行政院的骗,因此,就有800多人联名要求系科代表大会召开紧急会议,并于当晚议决:停止“休止罢课”,即继续无限期罢课。这充分说明:中大学生反饥饿斗争,不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副食费,从某种意义说,更重要的还在于揭露饥饿的根源在内战,为挣扎在饥饿线和死亡线上的千百万人民呼号!16日发表的《中央大学学生为要求增加公费再度宣言》已体现了上述意思。

  中大学生在反饥饿斗争中正式提出以“反内战”作为总口号,是比较迟的,应该说,这不是运动的缺点而是指导策略上的成功。中大反饥饿斗争之所以能团结广大中间学生以至学生中的国民党员、三青团员的大多数,是与没有过早地提出反内战口号密切相关的。中大系科代表大会上,少数进步学生曾经几次三番要求把反内战与反饥饿并提,大会没有接受,而加以否决了。这是因为,无论是运动的领导层,还是进步学生的大多数,都不同程度上意识到,过早提出反内战口号,一批中间学生就会踌躇不前,甚至退出斗争行列,而中间学生能否充分发动,是运动能否取得全胜的关键。但在民主墙上,在系科代表大会辩论中,在宣言和有关文件里,则充分揭露饥饿的根源是内战,引导大家认清反饥饿反内战的道理,所以,中大反饥饿斗争实际上具有反内战的性质。

  国民政府最高当局觉察到中大学生反饥饿斗争的重点,不只是为自己提高副食费,而是联合全国学生,揭露饥饿的根源是内战,为挣扎在饥饿线上的千百万人民呼号,也就是,反对国民党蒋介石独裁、内战、卖国的基本政策,反对国民党的统治时,也就决定对学生运动采取镇压为主的政策。

  18日,蒋介石亲自主持临时国务会议,通过了《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并发表了杀气腾腾“整饰学风,维护法纪”的谈话,行政院院长张群发表“为有效执行维持秩序办法”的谈话,首都卫戍代司令张镇发表“决心维持社会秩序,不容再有毁法行为”的谈话。这些《临时办法》、“谈话”不仅说明,反饥饿、反内战运动的发展已引起政府最高当局的极大恐慌,而且也标志着国民党对付学生运动策略的重要转变,即由防御转为进攻。从此以后,一直到逃离大陆,国民党对付学生运动的政策是以镇压为主,而且日趋高压。

  国民党对学生运动的策略之所以在这个时候作这样大的转变,是与当时整个形势息息相关,主要是,国统区已陷入日益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民不聊生,民怨沸腾,军事上又节节败退,社会上到处布满“干柴”,可以说,国民党蒋介石的统治已处于摇摇欲坠之中;为了挽救危局,国民党蒋介石已经不能容忍学生奋起反抗,特别是,不能容忍学生运动的冲击波引发工农群众的连锁反应,而这时候,蒋介石的政治欺骗又已基本破产,这样,也就以“铁的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了。

  国民政府颁布《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

  1947年5月18日

  国民政府十八日令:迩来物价波动影响民生,政府正积极筹措有效方案,以期安定,讵意京沪等地,竟有若干学校学生,及一部分工商界职工,相率集众请愿,迭提过当要求,出以越轨行为,妨害公务,阻碍交通,显系有意鼓动风潮,扰乱社会秩序,破坏行政措施,长此不戢,将愈使物价波澜继长增高,而趋于素乱,即违公众福利之目的,尤贻国家民族之祸害,当属明智者所不忍为,实亦政府所难坐视,查妨害秩序与公务,刑法及违警罚法,均有明确制裁,除将各有关法律条文择要公告籍彰警惕外,并经国务会议第一次临时会议,根据施政方针第十条之规定,通过左列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六条,自即日起公布施行。

  (一)凡人民团体或学校学生,如向政府有所请求,应向当地主管机关呈请,主管机关不能解决时,应候主管机关向其上级机关呈请核办,不得越级请愿。

  (二)凡人民团体或学校学生请愿时,应派代表向主管机关陈述意见,其代表人数以十人为限,不得聚众威胁,违者应依刑法第一百四十九条之规定予以解散。

  (三)各学校学生,如有罢课或游行示威或其他扰乱公安情事,各该管教育行政机关,应采取必要措施,或予以解散。

  (四)各地人民团体,如有罢业罢工或游行示威或其他扰乱公安情事,各该管行政机关,应采取必要措施或予以解散。

  (五)凡人民团体或学校学生不遵守以上条文规定,致妨害公共秩序,阻碍交通,妨碍公务,毁损公私财物,或伤害他人身体者,当地政府应采取紧急处置,作有效之制止,其触犯刑法者,并送由司法机关处理。

  (六)本办法自公布日施行。

  以上办法及有关法律条文之规定,应由各级主管机关切实执行,并晓谕各机关团体学校一体遵照为要。

  附有关法律条文(略)

  《临时办法》、蒋介石的“谈话”发表后,舆论哗然,许德珩、梁漱溟、黄炎培等均痛切陈词,予以谴责。许德珩说:“不论宪法约法,乃至最近……签订之施政方案,均规定人民有言论集会结社自由,而对学生情感何以要另定临时紧急法?宪法约法等是否为骗人之幌子?各种法律中,人民究竟遵守何种法律?在文告口号中,口口声声称政府领导人民,何以官吏贪赃枉法,而偏要人民守法?今日内战激烈,民不聊生,孙中山先生临终遗言为‘和平奋斗救中国’,而今日则一切反是。希望政府切实反省,勿对任何进忠告者,取敌视态度。”梁漱溟说:“政府何以无勇气与学生讨论时事,何以必须召开临时国务会议,定出紧急处置办法,限制人民请愿自由,何以必须出动军警镇压,如临大敌?世界各国对学生采取如此严厉之手段似尚少见,进言之,国民党主政期中,实行党化教育,已达20年,党团控制学生,学生运动系如何造成,岂能轻轻诿过他人?今日之计,政府对和平问题必须作善意考虑,对学生运动,更应立即妥善解决。”

  上海各界人士座谈会出席者:柳亚子、许广平、郑太朴、马叙伦、叶笃义、张澜、包达三、谭平山、郭沫若、朱蕴山、沈体兰、沈钧儒、朱绍文、马寅初、张志让等17人,会上,“一致认为,学生之行为值得敬爱……大家对《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展开热烈的讨论,其结果如下,第一,认为请愿是一种人民基本权利,在今日政府所颁布而尚未生效之宪法第十六条,及今日尚未失效之训政时期约法第廿条,均有规定,所以此次学生向国民党当局请愿,不能不认为是合法而且是正当的行为。第二,凡属人民基本权利关系,必须以法律来规定,不能容许以命令来变更或加以限制的。第三,此次《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到底是法律还是命令,如其说它是法律,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如其是命令,那是不能把它来限制人民基本自由。从立法方面严格来讲,政府实不免有违法之嫌,尤其是从行政责任上来看,不能不认为今日政府犯了历史重大错误,忘记了过去的教训。此种局势如再随政治恶化,发展下去,将至不可收拾。”中大学生发表了《抗议书》如下:

  中央大学学生对“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的抗议书

  1947年5月20日

  任何民主国家的人民,均有享受身体自由,言论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以及游行请愿自由的权利,任何民主国家的政府,均有保障人民上列诸项基本自由的义务,在宪法颁布新政府成立的今日,政府竟制定所谓“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我们不胜骇异,我们要指出:整个社会秩序已被内战破坏无遗,我们游行请愿的目的是为了争取社会的安定和繁荣!上述法案不但剥夺人民基本自由,违反民主精神,且与蒋主席四项诺言亦背道而驰,我们对政府此种非法行为,除深表遗憾外,特此严正抗议。

  蒋介石对学生运动采取以镇压为主的策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支持和鼓励学生中的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采取进攻的姿态,发动学生中的国民党员、三青团员,争取中间学生退出反饥饿行列,以孤立进步学生。

  18日,也就是蒋介石召开临时国务会议的那一天,中大学生中的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纠集一伙人成立“中大复课运动委员会”,发表宣言,发动学生签名。国民党《中央日报》报导说“继起响应者极为踊跃”,实际上只二三百人。“中大复课运动委员会”的《复课宣言》代表了学生中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分子竭力争夺中间学生的基本论点,很值得一读。兹将《复课宣言》摘录如下: